心黎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机,唇角紧紧的呡了起来,明艳的眸中是一片淡淡的不知所措,视线的焦点在某一处凝住。∈↗三江阁,

她将头慢慢的转向病房的方向,从未关严的门缝中还能听到祖孙两人交谈的声音。

她闪了闪眼睛,那双看似毫无情绪的清眸被复杂填满,平静之下掩盖的是汹涌的惊涛骇浪,她甚至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,是对好友的心疼?还是对这一切的唏嘘?唇角动了好几下,却始终卡不出一个字。

薄庭深轻轻唤了一声她的名字,她回过神来,下意识的抹了抹眼角,“我没事,你小心一点。”她顿了片刻,又继续说道,“苏岑生了女儿”

她没多问什么,但已经从薄庭深的话中隐隐感觉到了什么,如果事情真的了结了,薄庭深不会加上“秘密”两个字。

挂了电话,她重新朝着病房走去。

老爷子已经站起了身,对着旁边的佣人简单交代了几句,又交代苏岑好好休息,还特意把自己带来的女佣人留下了一个照顾苏岑。

经过门口的时候,心黎朝着他微微低了一下头,他微微一笑,眸中尽是欣赏之意。

直到病房的门再度被关上,苏岑将房里的佣人打发了出去,心黎逗弄着婴儿床上的小公主,将她别有深意的眸忽略的彻底

“刚刚是谁给你打的电话?”

心黎一愣,回答道,“是含希,她和承希小时候挺像的,比较粘我。”

“胡说八道。”

心黎动作一顿,抬起头来看她,脸色有些凝重,“你不是不关心他的事情吗?”

“所以是薄庭深打给你的?”

心黎愣了一下,没有直接承认,“苏岑,既然你未来的蓝图里没有顾逸钦就不要问那么多,你不会想知道。”

“我未来的计划里有没有顾逸钦和我能不能知道并不冲突,苗元九和我的前生父母也有关系,我有权知道结果。”

心黎漠漠的看着她,清澈的眸中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。她盯着苏岑的眼睛,过了一会儿,终于发出声音来,“薄庭深说,尸体会尽快秘密送回国内,可我觉得事情并没有结束,不然他不用加上秘密两个字。”

有什么事情是他不能说的,所以才会想方设法的暗示。

她看着苏岑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眼底的气氲却慢慢的凝聚成珠,一旁的思思像是感觉到来自的母亲的情绪,哇的一声大哭起来。

心黎手忙脚乱的去抱孩子,苏岑依旧愣在原地,犹如一座雕塑,悲怆而令人无法呼吸。

薄庭深挂了电话,视线移到对面的重症监护室中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
小七站在他的身旁,轻轻的喊了一句“二哥”。

薄庭深回过头来,微微垂下的眼皮遮住了眸中的疲惫,修长的食指轻轻按了按太阳穴,再抬起头是眼中依旧是一片淡漠,仿佛不曾有过情绪的流转。

他看向江宏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从上次他得到顾逸钦受伤的消息已经是几个月前,顾逸钦身中数弹,奄奄一息,但这几个月来的情况还不错,怎么会突然病情恶化?

他来得时候已经大致听到了始末,但细节依旧不清晰。既然江宏会通知他让他过来,说明后面还有很大的问题,关于顾逸钦此时的情况,少一个人知道便少一份危险。

至于心黎,他不说是因为不想妻子跟着担心。

江宏看着他,抿了抿唇角。目光落在重症监护的时候,双拳紧紧的握了起来,沉沉的语句像是从喉骨间挤出来的一般,“在最后关头,顾少情绪失控了,朝着苗元九开了枪,引爆了苗元九身上的炸药。”

薄庭深的眉心紧紧的拧了起来,“他并不是一个轻易情绪失控的人,到底是什么事情?”

江宏咬了咬唇,回忆着他和顾逸钦到德国之后发生的事情。

之前印秦私自行动打乱了顾逸钦的计划,令他不得不重新部署。而此时,苗元九对在法国的秦怡下了手,并以此来要挟顾逸钦。

因此,顾逸钦不得不亲自来到德国。

顾逸钦早就派了人在苗元九的身边,为了救秦怡,不得不启用那颗钉子。

但说到底,德国是苗元九的地盘。那次顾逸钦虽然救出了秦怡,但自己也身中数颗子弹,生命体征一度不稳。

而苗元九也因为内乱而自顾不暇,给了顾逸钦休养生息的机会。

顾逸钦的伤势刚刚好转,苗元九卷土重来,秦怡为了护着顾逸钦,利用苗青当年留下来的暗线企图一劳永逸,可说到底是个妇道人家,最终还是着了苗元九的道。

江宏握紧了拳头,越说嗓音就越沉,“其实顾哥那时候已经接到程奇传来的苏小姐怀孕的消息,但实在无法脱身,不得已拖着受伤的身体赴约。”

其实去之前,顾逸钦已经想到这可能是最后的了断。

来德国之前,他抱了同归于尽的决心,但得知苏岑怀孕之后,他比任何人都想要活着回去。

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苗元九困了祝文月这么多年,这次直接用了祝文月和秦怡来威胁他要数据的后半部分。

“苗元九一直想得到的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薄庭深看着顾逸钦,沉沉的问道。

即便苗家的人关于权位名正言顺的观念很重,但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,即便顾逸钦是苗青的儿子,也不至于再对苗元九构成威胁,他没必要抓着顾逸钦和顾宜萱不放。

“是一组数据。”江宏回答道,“苗青死的时候留下了一笔富可敌国的财富,这组数据藏着财富的位置和信息,苗元九一直觉得数据在顾哥和顾宜萱的身上。他困着祝夫人也是想从祝夫人的身上找突破口。”

毕竟他们两个是苗青的直系血亲。

“实际上呢?”

“数据的一半在顾哥的身上,但顾哥几个月前已经交给苗元九了。”江宏抬了一下眸,“另一半,在印秦的身上。”

薄庭深的瞳孔缩了缩。

江宏继续说着,回忆着当时当日的场景,“顾哥瞒了那么久,但还是被苗元九查了出来。”

德国对于顾逸钦来讲是陌生的,即便在这里养伤养了好几个月,他少年时留下的阴影丝毫没有消减,反而有增加的趋势。

抵达苗元九的私人别墅时,他深呼了一口气,朝着东边的方向看了一眼,眸中闪过了一丝留恋。

房门被缓缓的打开,阵阵冷风袭来,卷着苗元九不紧不慢的言语,“顾少,既然到门口了为什么不进来坐坐?是不是觉得害怕了?”

顾逸钦的面色冷了冷,轻轻的嗤了一声,步伐沉稳。

整栋别墅都是苗元九的人,秦怡和祝文月分别绑在两根柱子上,定时炸弹计时的声音格外的清晰。

“苗元九,她们只是女人,你把她们都放了。”

苗元九轻嗤了一声,冷冷的扫了一眼秦怡和祝文月,“她们可不是一般的女人。”

顾逸钦的眸光一凛。

“顾少,用她们来换那组数据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逸钦,不要管我,这是苗家内部的事情,你快走。”秦怡的话音刚落,便狠狠的挨了一个巴掌。

顾逸钦看了他一眼,“我只有一组数据,其他的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但你知道在谁的手中不是吗?”

顾逸钦还没回话,大门再度开启,外面的阳光突然照射了进来,刺激的人眼睛发涨。

当看清楚来人时,顾逸钦一直没什么变化的眉心紧紧的蹙了起来。

“看,该来的人都到齐了,顾少,你可能还不知道吧,印秦不是你同母异父的弟弟,而是同父同母的弟弟。你现在杀了印秦,从他身上拿到数据,我就放你们安然离开。”

“不要,苗元九,你这个变态”

秦怡歇斯底里,但在这一片静寂之中并没有什么用。

顾逸钦握紧了拳头,冷冷的看着苗元九。

“苗元九,你想要那组数据我给你,你放他们走。”印秦深吸了一口气。

苗元九冷冷的嗤笑着,“不,你知道你们现在像什么吗?就像是我笼中关着的玩物,我就想看着你们为了个人的私欲而自相残杀。”

顾逸钦拧了拧眉,窗外有什么身影一晃而过,他微微眯起了眉心,看着苗元九冷冷的笑了起来,“苗元九,小心玩火**。”

“无妨,有你们跟我陪葬,就算死了又怎么样?”他转头看向身后柱子上捆着的两个女人。

两人身上都有伤痕,咬牙切齿的看着苗元九。

突然间,别墅的后面突然起了火,苗元九一愣,转头朝着后面看去,吩咐他身旁的手下去查看情况。

就在此时,从窗口突然跃进来数名黑衣人,将苗元九的人全部控制。

苗元九还沉浸在自己变态的趣味之中,突然间的变故让他陡然一愣,“怎么会”

“你真以为我过来什么不准备?苗元九,真正愚蠢的人是你。”顾逸钦沉沉的看着他,朝着刚刚进来的江宏使了个眼色。江宏立刻让人给秦怡和祝文月松绑。

“你真以为我没有其他准备吗?你们一步步把我逼上绝路,我的手下全都反了,这笔账我总要从你的身上讨回来。”苗元九冷冷一笑,手中握着定时炸弹的遥控器,“顾逸钦,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,其实你才是最可怜的那个人。”

他并没有因为面前的情景感到恐惧,反而能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兴奋在雀跃,“你知道你的亲生母亲在我这儿经历了什么吗?你想知道当初强,暴你母亲的人是谁吗?呵,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。”

印秦疾步朝着秦怡走过去,秦怡的身体在发抖,听着那些话像是到了身体能够承受的极限。

印秦眉心一蹙,“苗元九,你闭嘴。”

“啊,我好像忘了,还有一个重要的人没来,你们的乖女孩。”苗元九眉心挑着,“苏小姐真的是很吸引人,我已经派人去请她了,你们猜能不能请得到?”

顾逸钦脸色一变,上前揪住苗元九的衣领,紧握的拳头如同疾风一般落在苗元九的身上,“苗元九,你敢动她,我跟你没完。”

“你不准别人动她,你自己不也为了祝文月那个贱人的女儿伤害了她?”苗元九越笑越猖狂,和顾逸钦扭打在一起,“顾逸钦,你也许还不知道吧,你把祝文月当成你的救命恩人,甚至不惜伤害自己最爱的女人来保护她的女儿,但她才是当年那个策划一切的人。”

苗元九将他压在身下,“是她害怕你抢了苗五的位置,是那个女人策划了一切,还伪装成你的救命恩人,实际上,她才是那匹恶狼。”

顾逸钦胸口剧烈的起伏着,沉沉的看着他,眸底深处映照着越烧越旺的火光,越来越高的温度让人直冒汗。

别墅里有炸弹,火势已经不能控制。

秦怡已经被人带了出去,江宏和印秦急忙过来拉他。

“顾哥,快走啊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”

“不用管我,你们快走”顾逸钦目赤欲裂,一向沉着的情绪被人挑了起来,他反身将苗元九按在了身下,拳头重重的落下,“江宏,带着印秦离开。快点,不然我一个都走不了。”

江宏的瞳孔重重一缩,这才看到顾逸钦死死的按着苗元九的手,遥控器就在不远处的地方。两人在争夺那个遥控器。

顾逸钦的手里拿着一把枪,江宏看到他在抢夺遥控器的同时,还不解恨的朝着苗元九身上开了好几枪,不在致命的位置,但却能让人生不如死。

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响起,江宏知道,是顾逸钦,他引爆了苗元九身上的炸药。他没敢回过头去看。但他可以肯定的是,在引爆那些炸药之前,他一定是把自己摆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。

江宏的心脏陡然颤了颤,离定时炸弹爆炸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即便他们现在过去,也已经来不及了。而且,他相信顾逸钦。

他拉着印秦就往外跑,刚刚到达安全的地方,背后传来“砰”的一声,富丽堂皇的私人别墅轰然倒塌,江宏猛然转过身去,身边传来秦怡撕心裂肺的喊声。

江宏越说也哽咽,最后垂下头去,掩盖住了眸中的湿润,“其实顾哥是有机会出来的,即便是他当时控制苗元九不去拿那个遥控器,在所有人都撤出去之后,他依然有机会逃脱,可是他没有是我的错当时现场太混乱,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祝文月已经消失了,连带着顾宜萱也一起不见了。”

“是他自己想死,和任何人无关。”薄庭深抬头看着重症监护室,“他对不起苏岑,原本他还能给那些曾经的伤害找个理由,可最后才发现,他那些理由简直荒诞。”

他一开始维护顾宜萱便是因为祝文月的救命之恩,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被推翻了。

他为了这份恩情,将自己最爱的人伤的体无完肤。可到头来却发现,这不是恩,这是巫婆的毒苹果,空有华丽外表的伪装。

他无法面对苏岑,更无法面对自己,而当时恰好祝文月在场,所以,他放弃生还的机会,选择同归于尽,还苏岑一片净土。

薄庭深蓦然间明白了他情绪失控的原因是什么。眉心蹙得紧紧的,“江宏,当时爆炸的时间,和你还有印秦冲出来的时间对得上吗?”

江宏陡然愣住,想了片刻,直起头坚定的看着他,“有偏差,虽然时间很短,但我依然能感觉到有偏差。”

但当时的情况,哪怕只是一秒,都有可能是转机。

“也就是说,有人提前引爆了那枚致命的炸弹?”

江宏的脸色陡然一变,是谁?

“那组数据,苗元九拼凑完成了吗?”

“他得到了全部的数据,但是并没有开始拼凑密码。”

“那数据呢?”

江宏再度愣住,毫无疑问,数据消失了,和祝文月一起消失的。

江宏咬牙,“是那个女人提前引爆了炸弹!”

薄庭深冷笑了两声,“富可敌国的财富谁不想要?更何况是个有野心的女人江宏,你留在这里处理后续事宜,苗家的势力想必逸钦早有安排,你照他安排的做,该收收该放放。”

他顿了一下,冷眸微眯,“逸钦还活着的消息暂时封锁,过两天等情况稳定,由小七护送回茉城。”

只有让祝文月认为顾逸钦死了,没有威胁了,她才会拿着那组密码主动献身。

而到时候她和顾逸钦之间的恩怨,就由顾逸钦自己解决。

祝文月毁了顾逸钦的一生,至于顾逸钦想怎么样,那不是旁人能够插手的。

吩咐完一切,薄庭深叹了一口气,叫来了医生。

和医生交谈之后,他换了无菌服走进重症监护室。

床上的男人身体各处全都有伤,额头上也添了两道深浅程度不同的伤疤。呼吸微弱。甚至感觉不到任何活下去的意志。

薄庭深抿了抿唇,开口,“逸钦,苏岑生了个女儿,是你的,你要是真的想弥补她,就努力醒过来。”百度搜索“三江阁”,看最新最全的!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书达人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秘爱成疾,总裁大人别妄动,秘爱成疾,总裁大人别妄动最新章节,秘爱成疾,总裁大人别妄动 258中文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